卡利亚里地图:乾隆竟如此重視這個宮廷畫家

 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  
  余省《魚藻圖》  紙本設色  清宮舊藏
  
  文獻中關于余省的資料很少,《清史稿》只有寥寥40余字,比較詳細的研究可見故宮博物院的李湜所著《紫禁丹青——清宮繪畫的創作與收藏》,現摘錄一部分,以供讀者參考。
  
  余省出生于康熙三十一年(1692),字曾三,號魯亭,江蘇常熟人。余省的父親余珣有一定的畫學造詣,余省和弟弟余穉自幼在其教誨下,工于花鳥寫生,以筆法工致細膩、造型傳神生動、設色清麗古秀而在當地小有名氣。余省二十余歲時與余穉同至京城,與軍機大臣海望等權貴相結交,每每揮毫作畫,樂不思鄉。
  
  乾隆二年(1737),46歲的余省被海望力薦入宮,從此在咸安宮畫畫處供職。此事見載于乾隆二年六月二十七日《清檔·記事錄》:
  
  內大臣海望將畫畫人余省、周錕、余穉三人恭畫絹畫六副(幅)并伊等職名繕寫折片,交太監毛團等轉奏,奉旨:著令此三人在咸安宮畫畫處行走。欽此。
  
  余省的花鳥蟲魚畫造型準確而富于樂趣,自其入事伊始便頗受乾隆皇帝的賞識,從他初入宮時每月賞給錢糧八兩的高額酬薪上可見一斑,乾隆二年《清檔·記事錄》記:
  
  七月十二日,七品首領薩木哈來說,太監胡世杰、高玉傳旨:著傳與海望,將畫畫柏唐阿王幼學除所食二兩錢糧,再新來畫畫人余省、余穉、周鯤等三名,每名每月賞給錢糧八兩。欽此。
  
  當時,從雍正朝開始就在宮中任職的老畫家陳枚、孫祜等人的錢糧也不過十一兩。余省享有的“八兩”待遇與新來的畫家相比,亦屬于高者?!肚宓怠と繅夤蕁芳欠界誶∈吣輳?752)初入宮時“每月給錢糧銀三兩、工食銀三兩”,乾隆二十二年六月《清檔·雜錄》記“新來南匠金廷標(同)方琮一樣,每月給錢糧銀三兩、公費銀三兩?!?/div>
  
  乾隆皇帝對余省的賞識還體現在畫家的等級劃分上。乾隆八年(1741),乾隆皇帝依照其個人的審美喜好,給在宮中任職的十五位畫家劃分了三個等級,將剛入宮四年的余省列為了一等,見《清檔·記事錄》記:
  
  七月八日“司庫白世秀來說,太監高玉傳旨:畫院處畫畫人等次,金昆、孫祜、丁觀鵬、張雨森、余省、周鯤等六人一等,每月給食錢糧銀八兩、公費銀三兩;吳桂、余穉、程志道、張為邦等四人二等,每月給食錢糧銀六兩、公費銀三兩;戴洪、盧湛、吳棫、戴正、徐燾等五人三等,每月給食錢糧銀四兩、公費銀三兩。欽此?!?/div>
  
  乾隆皇帝對余省畫藝的賞識還體現在對其畫作的重視上,如常諭令將余省的作品列為“頭等”來收藏,乾隆七年(1742)《清檔·裱作》記:
  
  二月“十九日,司庫白世秀來說,太監高玉等交余省《茶竹雀兔》手卷絹畫一張,傳旨:著表(裱)九寸高手卷一卷,配匣,配囊,入乾清宮頭等。欽此?!?/div>
  
  又記:
  
  三月“初十日,司庫白世秀來說,太監高玉等交俞(余)省絹畫《魚》手卷一卷,傳旨:著裱九寸高手卷,入乾清宮頭等。欽此?!?/div>
  
  再記:
  
  四月二十三日,太監高玉“交余省《四季梅花》手卷一卷,傳旨:著裱九寸高手卷一卷,配匣,刻字,入乾清宮頭等。欽此?!?/div>
  
  乾隆皇帝對余省的賞識還見于題畫詩中,不僅對余省每畫必題,以示對該畫的重視和喜愛,在題余省《花雉圖》軸中,直接表露出他對余省畫作的贊賞之情,言:
  
  法常寫生擅流輩,草草但取無人態。徐黃膠粉復太工,院本習氣刻楮同。余省權衡得其中,理趣神解參無窮。
  
  法常是南宋著名畫僧,以筆墨蕭散虛和著稱;“徐黃”是指五代時期分別代表野逸和富貴風格的花鳥畫家徐熙與黃筌。乾隆皇帝認為他們的畫作各有得失,唯有余省能達到“理趣神解參無窮”的境界。
  
  乾隆皇帝出于對余省畫作的高度賞識和信任,還曾特下旨,諭令余省替其畫作染色,乾隆二十(1755)五月《清檔·如意館》記:
  
  十三日,員外郎郎正培來說太監胡世杰交御筆畫一軸,傳旨著余省烘染顏色,欽此。(本日烘染完,交訖)。
  
  此舉,對于地位低下的職業畫家來說,無疑是巨大的榮耀,從《清檔》的所有記載來看,乾隆朝僅有余省獲得過此項殊榮。
  
  余省有37幅畫被收錄到《石渠寶笈》中,被收錄數量之多,在宮廷的職業畫家中實屬少見,由此印證了乾隆皇帝對余省畫作的賞識非同一般。
  
  余省在乾隆皇帝的賞識中任勞任怨地供職了二十年。乾隆二十二年(1757)九月,年過66歲,倍受思鄉之苦的他提出回鄉“展視父母墳塋”的請求。此事見乾隆二十二年九月《清檔·雜錄》,記:
  
  二十九日造辦處謹奏為請旨事:據畫畫人余省呈稱,伊父母墳塋濱河近水。去年接家信知有水沖之處,告假回籍展視稍盡烏私,暫假數月即赴京應役,以盡犬馬之力等因具呈。查從前南匠王澍告假歸省,曾經奏準,給假十個月在案。今俞(余)省告假展視墳塋,請照例準假十個月,假滿即令伊作速來京應役,可也?為此謹奏請旨于本日具奏,奉旨:知道了,欽此。
  
  最終,余省的請求獲得了批準,但是他對皇室“暫假數月即赴京應役”的承諾并沒有兌現,自乾隆二十二年底以后的《清檔》中,再也未見到有關余省承旨創作的記載了。
  
  余省所擅長的和他為乾隆皇帝所賞識的,是他工細寫實的花鳥畫,如現存的《大呂星圖》軸、《姑洗昌辰圖》軸、《牡丹雙綬圖》《花卉蟲蝶圖》軸、《種秋花詩意圖》軸、《瑞樹圖》冊、《花卉圖》冊,等等。此類畫不僅要有深厚的造型功底,還要有極佳的目力。余省隨著年邁體衰,視力的減退,再承旨繪制此類畫,頗感力不從心。因此,他提出“告假展視墳塋”的請求,很可能是他請退離宮的一個借口。
  
  乾隆皇帝對于余省返鄉未歸的行為并沒有加以責難,而是仍然一如既往地賞識余省的畫作,在《清檔》中常見諭令給余省的舊畫配囊匣加以重點?;さ募竊?。如乾隆二十九年(1764)四月《清檔·如意館》記:
  
  二十三日接得郎中德魁、員外郎安泰、李文照押帖一件,內開本月十七日首領董五經交御筆藏經紙詩堂字一張、御筆《韶華生意》圖畫一張、御筆《無邊風月之閣》字一張、御筆《歲寒三益》圖畫一張、余省畫《花卉》冊頁一冊,傳旨將御筆《韶華生意圖》用藏經紙字詩堂裱掛軸一軸,御筆《無邊風月之閣》字并《歲寒三益》圖畫裱掛軸二軸,其余省畫《花卉》冊頁配囊,欽此。
  
  同年七月《清檔·如意館》又記:
  
  初十日接得郎中德魁等押帖一件,內開本月初五日首領董五經交御《臨蘇軾字》一張、郎世寧畫《白海青》畫一張、張照《臨董其昌棲真志》字一張、余省畫《海天群鶴》掛軸一軸,傳旨將《蘇軾字》《棲真志字》《白海青》畫裱掛軸三軸,《海天群鶴》掛軸配囊,欽此。
責任編輯:思思

卡利亚里vs国际米兰 www.oydfjh.com.cn

掃描此二維碼,分享到微信

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中國文物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文物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相關推薦

月度排行

新聞速遞

專題視點MORE

原創推薦MORE

精彩圖片MORE

精彩視頻MORE

論站新帖MORE